搞笑填词士。热衷投毒,水平低,不正经。no fo.

关于关郝部分碎片描写的心痛

/八百


  -说在前面【可跳过】


  从题目来看,这似乎有点分析的意味,但最后二字又充斥着笔者的私人感情,所以给这篇东西的定位,仅仅是杂感。至于为什么要写下这些东西,是来源于对郝思文这个人物的进一步了解。


  之前笔者一直自傲,傲于写文尚可,尤其是水浒同人。但后来想想写得好的都并不能算作同人,而且在水浒这片笔者有块很大的空白——地煞。地煞因为描写太少,基本无法深入探究性格,下笔更是不易。相比起来,天罡我就相当熟练了。既如此,那笔者所妄想的对人物的了解把控也不过是拾原著牙慧罢了。


  后来是我可爱的小徒弟在群里发问:对郝思文这个人物有什么看法。于是尽职尽责的为师就开始翻找郝思文的出场描写。地煞嘛,不过几段。我寻了开场与退场的描写,逐段讲了讲自己的看法,期间也有几位大佬加入了讨论。后来说着说着就越心塞,至于让我们心塞的原因么……


  见下


  


  -正文


  【出场描写】


  -……当日,关胜正和郝思文在衙内论说古今兴废之事,闻说东京有使命至,关胜忙与郝思文出来迎接。……【金本第六十二回 宋江兵打大名城 关胜议取梁山泊】


  都道宣赞与郝思文是最佳拍档,可无论出场退场,伴着郝思文的也都只有关胜。但他与关胜一同出场的方式又很特别,正如金圣叹所批“又一个背后人,妙妙”。前有宣赞引荐关胜,转而关胜又引郝思文,此处技法的确不可谓不妙。既脱了重复累赘之忧,又增纸后重重叠叠深文曲笔的无限意境。更重要的是,其中中转环节便是关胜,无疑是正侧都予了他极强的存在感,凸显了他作为这几回主角的地位。至于宣赞,他是引起这段情节的第一推手,又兼有“丑郡马”的背景故事,存在感也不算弱。


  反观郝思文,基本无甚表现。与关胜一同出来,一同行礼,一同坐下,被引荐后也无任何描写,连金圣叹这位批者也无甚笔墨好予他。郝思文似乎只是为了前面的目的而临时插增的人物,光辉尽数埋没。但他真是一个平淡的人吗,且看这段出场描写。


  他与关胜在做什么?“论说古今兴废之事”。他们当时是何身份?低层士卒,尚未被大用,空有一身本事和壮志无处发泄。正是这样两人,正好做这样一事。他们绝不甘于寂寞,而郝思文又能与关胜结交,肯定才情也不与他相差多少,毕竟关胜傲气是不低的。因此这样一个人物,怎能算他平淡呢?


  再观关郝之关系,此时算是普通知交,但关胜在面对宣赞的盛邀时,第一反应仍是十分热情地引荐了郝思文,可见二人关系此时便不算一般了。


  【上梁山前描写】


  -……这边秦明、孙立自引一支军马去捉郝思文,当路劈面撞住。郝思文拍马大骂:“草贼匹夫,当吾者死,避我者生!”秦明大怒,跃马挥狼牙棍直取郝思文。二马相交,约斗数合,孙立侧首过来。郝思文慌张,刀法不依古格,被秦明一棍搠下马来。……【金本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摘取这段的缘由并不是要武评【x】,而是想从这只言片语中窥出郝思文的些许性格。当时我跟徒弟说,郝思文在这段里又骂又是正面硬肛,作战风格相当勇猛。然后看见“郝思文慌张,刀法不依古格”又是一阵笑。孙立仅是侧目,便将郝思文逼至如此,其中固然有秦明作为五虎之一超强的武力压制影响【武评党勿打】,但也难免看出郝思文是个过分小心,甚至还有些“怂”的人。


  作为一个武将,这点算是致命伤,具有这特点的武将不说是难堪重用,也很难作为一个冲锋破阵的出彩人物。也难怪前头关胜还与郝思文谈古论今不亦乐乎,后头战争描写就少见郝思文出场。正如上一部分所言,关胜与郝思文是知交,平时切磋难免,以关胜的洞察力,对郝思文的作战风格与性格肯定也是摸得底透。


  正因如此,在攻打梁山的战役中但见宣赞一手连珠箭勇猛,关胜智擒张横抢眼,唯独少了郝思文一人的作战场景。想来是关胜对他的缺点心知肚明,方才少派遣他。当然,从作者的角度来看,肯定三人详略程度要有别,才能有起伏的美感。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郝思文并不是一个可堪大用的帅才,可关胜为何还是将他立即引荐给了宣赞呢?其中难免有关胜作为一个朋友的私心在。由此也可见二人关系之密。


  而后关胜被宋江劝降,只是回头问了一句,宣郝二人便道“并听将令”。这么说的缘由无非如下:宣郝并非不识时务之人,此情此景自是要顺从的;又如金批“写得被擒后,(关胜)其威信犹行于下如此”,活画二人马首是瞻的面目;最后仍从作者的角度思考,这是精简行文的最佳范例了。


  【郝思文死亡相关描写】


  -此日又该徐宁、郝思文,两个带了数十骑马,直哨到北关门来,见城门大开着,两个来到吊桥边看时,城上一声擂鼓响,城里早撞出一彪军马来。徐宁、郝思文急回马时,城西偏路喊声又起,一百余骑马军,冲在前面。徐宁并力死战,杀出马军队里,回头不见了郝思文。再回来看时,见数员将校,把郝思文活捉了入城去。徐宁急待回身,项上早中了一箭,带着箭飞马走时,六将背后赶来,路上正逢着关胜,救得回来,血晕倒了。六员南将,已被关胜杀退,自回城里去了,慌忙报与宋先锋知道。宋江急来看徐宁时,七窍流血。宋江垂泪,便唤随军医士治疗,拔去箭矢,用金枪药敷贴。宋江且教扶下战船内将息,自来看视。当夜三四次发昏,方知中了药箭。宋江仰天叹道:“‘神医’安道全,已被取回京师,此间又无良医可救,必损吾股肱也!”伤感不已。吴用来请宋江回寨,主议军情,勿以兄弟之情,误了国家重事。宋江使人送徐宁到秀州去养病,不想箭中药毒,调治不痊。且说宋江又差人去军中打听郝思文消息,次日,只见小军来报道:“杭州北关门城上,把竹竿挑起郝思文头来示众。”方知道被方天定碎剐了。宋江见报,好生伤感。后半月徐宁已死,申文来报。宋江因折了二将,按兵不动,且守住大路。【水浒全传第一百十四回 宁海军宋江吊孝 涌金门张顺归神】


  别怪我跳得太快,因为本来最想说的部分就在此处。循书翻找郝思文相关到此处,看罢最让我心寒。


  先是将郝思文死亡后宋江的表现与他的好搭档宣赞死亡后宋江的表现对比一下。郝思文死后,“宋江见报,好生伤感”;宣赞死后,“宋江见折了丑郡马宣赞,伤悼不已,便使人安排花棺彩椁,迎去虎丘山下殡葬。”你可以说宣赞死得早,宋江尚未麻木;你可以说郝思文尸骨无存,宋江无法多去做些什么。但其中厚薄之别,再如何也掩盖不了。


  而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我个人看来有两条。主观来看,郝思文可能较宣赞不会待人处事些,所以死后并未受到重视;客观来看,在郝思文陷落城中的同时,徐宁中了药箭,生死未卜。一天罡一地煞,谁重谁轻一目了然,所以宋江也只是在送徐宁到秀州疗养后,才吩咐人到杭州城中打探郝思文消息。这如何不让人心寒?也正是因为宋江心挂徐宁,所以才对于郝思文之死表现冷淡吧。


  话题再扯回关郝。且看郝思文被捉入城的这段描写。在此之前,先是关胜察觉敌方有变,禀报了宋江,宋江才决定按捺不动,让花荣秦明、徐宁郝思文两组交替巡逻的。随后在徐郝遇伏,郝思文先被捉,徐宁后中箭,奔回营时迎面遭逢的关胜,关胜将敌军杀退,把徐宁救回来——也就是说,关胜如果乘胜追击,完全有可能将郝思文救回来,可他没有。无论是他还是宋江,无疑对徐郝二人的重要性都有清晰的认知。论武艺,徐宁胜;论地位,徐宁仍胜。而且徐宁所伤的是要害,性命危在旦夕,而郝思文仅是被捉入城,先前多次被捉的兄弟都逃脱了,关胜其中裹藏着几分侥幸心理也未可知。再从前文来看,关胜救徐宁也是性格上的必然。一百十二回中,关胜对战钱振鹏时被坐骑掀下了马,幸有徐宁率宣郝二人救他回阵。也就是说,关胜终是欠徐宁一个人情的,所以这次的选择相当能理解。


  但,也只是能理解罢了。关胜,郝思文,意气风发地谈论古今,如此出场;郝思文,最后却也只是落得个“好生伤感”的评论。而他的死亡中,更是充斥着关胜作为一个挚友的无力。这种无力,还不仅体现在徐郝死亡的过程中,也还体现在郝思文死后。


  郝思文死后,或者说徐宁死后,宋江如何做的呢,“按兵不动,且守住大路”。可以料想关胜此时心中是如何燃着一腔欲为挚友报仇的迫切。可只是“按兵不动”,就足以让这热血化作一声长叹,无限郁卒。关胜如何心意能平?如何良心能安?如何消抹愧疚?每每读来,我都心痛不已。


  而在郝思文死后的第一战,关胜便是对上了石宝。石宝先前伤了梁山无数人,更是杭州守将,活剐郝思文的罪魁祸首。而关胜对敌时如何做的呢?见石宝回阵,便不再追赶。回来道是担心有埋伏,可谓是极致冷静。而这冷静是漠然吗?又绝不是。他最后终是手刃了石宝的。这冷静只是被多日歇战逼扼的愤怒,面对知交之死的无力,无力后丛生的愧疚。看石宝被斩落马下,我与关胜心头应都长舒一口气,一个是读者的快意,一个是赎罪的豁达。


  只是,他终究能想开么。若干年后,关胜失足落马,卧倒病榻,且无人来救时,我不知他是否会忆起蒲东巡检司里的高谈阔论,与对面人的笑意。


  


  -非正文后吐槽


  感觉标题里的心痛没怎么表达出来……意会就好233


  既然都非正文了,就来说点不正经的。当时与一群大佬们讨论完关郝以后大家纷纷陷入了沉思。沉思……关胜后宫团真是太庞大了啊摔!从郝思文宣赞到张横到水火二将啥的……完全够写一部《后宫·关胜传》了啊!(╯‵□′)╯︵┻━┻然后一堆人就开始yy……


  我先提出,郝思文情商这么低【详见文中宣郝死后待遇之差的主观原因】说不定是被关胜宠的。然后就冒出关胜总裁的小娇妻郝思文这个梗【。】后来更是直接脑补出一幕狗血大剧:宣赞很想成为关胜后宫团中的一员,谁知坐拥小娇妻的关胜冷冷一挥手:丑拒。宣赞登时气cry,于是在吃便当之前跟宋江说不要和郝思文那个小女表ch在一起玩耍【因为在宣赞吃便当附近的那几战宣郝都没在一起打配合】,宋江答应了。这就是全事件的前因后果啊!【鼓掌呱唧呱唧】【bushi】


  然后,这么悲伤的事,就被几句玩笑一笔带过了……今晚我又被白天的碌碌无为所压迫,想起了这段讨论,便写下来,留作明日的思考之料。


评论(5)
热度(8)
  1. 瑞琴嘲鸫 转载了此文字
  2. 嘲鸫嘲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比丘尼
©嘲鸫
Powered by LOFTER